啤理奇

高三/学习仔

啊啊啊这几天太忙了八
已经进入高三状态几天假期作业多到我两眼一黑
还要写3000字学术小论文 我的老天鹅啊 被莫名其妙推上去比赛还中了的我真实心情复杂…下周六就去比赛我…
两天极限三千字 我级语文老师心理素质太好了

镇魂女孩绝不认输!!
开心的是一天刷了八集镇魂我闹内乱码 巍澜呜呜呜呜呜呜呜这兄弟情我社保
朱一龙老师是什么绝色 我真实昏倒
昨天下单默读2 今天买了六爻1 我永远喜欢皮皮(哭了

这个星期是奇妙的一周 发现了好多好多巧合!
我喜欢的人也太优秀了八 这周也是好好学习要追上他的一周啊!!

写论文去了(苦笑

昨天送给学姐的卡 祝她今天一切顺利

Gz的高考雨每年都如约而至 要去补课的我简直呼吸停止

【李现/春夏】南方公园 下

【李现/春夏】南方公园 下
·由红秀2月A的采访引发的脑洞
[谁也别想改变春夏] [李现走自己的路]
·设定是有好感的朋友 大范围来看是友情向 所以打了斜线
·全部私设 都是我瞎写的 有错就看看 纯粹是自己开心开心 时间线都是我瞎掰的 别信
·希望两位都能顺顺利利 万事胜意

那门是窄的,那路是长的。

5
李现和春夏两人连连翘掉了老板都迎新宴兼接风宴跑去喝酒。

春夏一边喝着一边翻《河神》的剧本,说:“这剧本真好啊,肯定会爆的。”

李现其实心里没底,但还是忍不住翘了尾巴,得意洋洋:“也不看是谁选的。”

春夏很给面子地赏了个白眼给他。

李现稍微了解了一下春夏这一年多的发展,果然是没溅起什么火花。她只客串了几部电影的小配角,拍了几组杂志图,以及一档作为嘉宾出场的综艺。

这固然是时势而为,但与她自身性格也大有关系,她似乎并不是很热衷于追名逐利,而是沉下去不出来,遇不到好的本子,干脆撒手。

李现若有所思。

两人仿佛多年好友。明明只在香港有过两面之缘,都并不了解,性格也不像经历也不相似,但却能聊到一起,彼此都让彼此十分安心。

李现喝的不多,春夏却微微有些醉意了。她把手揣进口袋,迷迷糊糊地说:“好累。”

李现脑子被江风吹的清醒,他问:“累什么?”

“当演员,好累。”春夏如乱麻般的头发在风的搅扰下更加疯癫。

“——我也是个有追求的人,”她眼睛亮晶晶的:“我总不能一直这么耗着吧?”

这种愁滋味李现不可能不懂。他想露出个笑容,妖风一吹,把他吹闭嘴了。

他最后叹了一口气,不知如何作答。

她不需要回答,她只是需要一个听她说话的人。

而李现不仅能倾听,还和她境遇相同,这简直是天时地利人和,今晚找不到一件比这更称心如意的事情了。

她也沉默了一会儿,突然开口:“不想当演员了,写诗好了。开心了喝酒写诗,不开心就睡大觉,赚的钱能填饱肚子就好,想想就觉得快活。”

她天生就是无处安放的灵魂。要么去经历别人的悲欢离合,要么去天涯海角流浪。

李现正色回答:“春夏,一定会过去的。这条路你一定会走的很好的。”

语气如此坚定,仿佛是个真理。仿佛也在说给自己听。

春夏眼睛发红,直愣愣地盯着他,然后用力点了点头。


马太福音说:“那门是窄的,那路是小的。”

大家都要过这一门,有人万事大吉,有人坎坷成功,有人失望至极被拦在门外,有人干脆坐下。

李现想,春夏一定会过的很好。

那门看起来小而坚硬,但她只需下定决心轻轻一堆,门即会应声而倒。

条条大路通罗马,而她其实生在罗马。

或是远郊或是罗马城的城墙根上,市中心热闹如虚晃,她冷眼看着。

早或晚,愿意与否,她总是要抵达市中心的。

世界毕竟还是属于天才。


6
李现在结束后乖乖上了出租车。

如春夏所料,《河神》的确是大爆,在学生最悠闲的暑假火了一把,直直把李现变成了“人见熟”,不仅脸熟了,名字也能对上号,一字不落。

春夏也在拍她的电影,和好剧本和名导的合作让她舒心不少。她开心地拿着爱奇艺坑了李现几顿酒,点评他这个造型实在是出其不意。

转眼她也需要绑小辫子了,实力演绎了“天道好轮回”。

看着她毫不芥蒂的放声大笑,李现心想,我可太喜欢这个小姑娘了。

心里痒痒的喜欢。

春夏站在酒店门口等他,手中盈握着,当然是一杯酒,她见李现姗姗来迟,叉着腰,带着醉意地说,风情万种。

“李老师你来的可真早,再早几分钟,就可以看见明天的日出了。”

李现朝侍者一点头,拉着春夏走进去。路上他见柜台有新鲜榨好的橙汁,散发着香气,他便将春夏手中本就不稳的酒杯撤走,换上了橙色一片。

春夏见自己好端端的酒杯被拿走了,有些恼火地转头朝他说:“你干嘛呢!”

李现自己拿起一杯酒,斜视她,颇有些长兄气势地说:“你少喝点。”

她“噗嗤”一声笑出来,拿手指戳戳李现,欢快地说:“我这不是开心吗!我好久没能这么放开喝了。”

李现才想起来此行的目的,他背靠柜台,说:“你怎么把我介绍给x导了,这太突然了,我这么就去了不好。”

“没有不好啊,”她复杂地看着手中的橙汁:“他老早就想和你合作了,但一直没机会。今天来找我都是为了你,三句话都忍不住就冒你那儿去了。完全不突然,只不过还有等一会儿,”春夏抬起下巴向了向里边:“他现在和y导喝酒划拳呢,说非要抢y导新片的女主角,估计现在已经喝晕了。”

李现:“……”

他苦笑不得,说:“我还是觉得不太好……”

春夏微微眯了眼,下一秒就有些尖酸刻薄地说:“难道要我给你订一箱可乐你才愿意?”

她在他面前总是一副欺负人的样子,浑然天成的“窝里横”,一点儿不掺假。

李现见她又提起了这件事,便顺着说:“行啊。”

春夏调笑道:“你还惦记着你的小可乐呢?”

李现说:“我是忘不了你。”

气氛在这句话脱口之时就变了味,已然有些尴尬,挥之不去。春夏小口喝了点橙汁,面色有点僵硬。

始作俑者这厢掐死自己的心都有了,正想着泳池水满跳进去得了,反正连黄河都洗不清,什么不是凑合。

他对她到底什么想法,他不晓得。的确是喜欢,但是不是恋爱那般的真心都付诸。他们是朋友,是知己,甚至可以是兄妹,可是却行来没想过……

只是触碰到一点点苗头,心便够慌张。

他正悲风恨月呢,春夏却开了口。

“……忘不了我的人多了,你,就领个号码牌排队去吧。”
小姑娘手指着他,简直是电是光是唯一的神话,话至此,露出个颇为神气的笑容,得意的不行。

他哈哈大笑:“你那么红,我得排到猴年马月啊,要不今天给我插个队,我明儿我就走马上任?”

春夏不轻不重给了他一拳,李现笑得更欢快了,甚至有点这辈子都笑给这一件事儿的感觉。

那只是句活跃气氛的玩笑话。虽然起到了反作用。

大家都心知肚明,明白的不得了。

春夏终究是喝不下橙汁,她晃了几下,其在玻璃杯里荡漾着波光莹面,越显可口。

“我其实喜欢喝酒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李现点点头。

我很久以前就知道了。

ps
我的老天上中下居然写不完
下星期写终!学习去了!